在线股票配资

猪价跌超40% “卖一头亏近600元”!此前有企业年薪百万招“养猪倌” 恒大等千家房企曾争相入场


发布日期:2024-02-08 06:02    点击次数:63

K图 lhm_0

K图 BK0882_0

  各地养猪首富都犯难了,他们正共同经历着一个“闯关难度”堪称历史罕见的“漫长的季节”。

  市民们现在长时间吃上便宜猪肉的背后,众多受访的养猪人士却说,行业正在经历有统计以来最赚钱又最亏钱的“漫长猪周期”,有人暴富有人血亏,整体亏损的时间跨度和亏损深度创历史之最,赚钱与亏钱幅度均位于历史最高值区间,复杂性与莫测性也历史罕见……

  2010年以来,十年三次猪周期,从来没有哪次如现在这般令养猪人难熬又难受,即便是掌握大量资本的各地养猪首富,也正感受着从未有过的猪周期“闯关”难度。泰国首富谢氏家族旗下正大股份直接撤回A股IPO申请;江西前首富林印孙控制的正邦科技,已经因为巨亏变成“*ST正邦”……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一个猪周期的重要信号灯点亮了:淘汰母猪的价格,在10月底环比大跌20%,同比跌超50%。牧原股份有关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(简称每经记者)解释,淘汰母猪价格走低说明卖母猪的多,母猪影响的是10个月后的周期,“现在减少母猪,对应减少的产能是明年8月、9月。”

  但正经历着这一轮“漫长猪周期”的养猪人,还拥有信心吗?

  最漫长的猪周期

  首富日子也难熬

  猪价同比下跌超四成,《央视财经》11月14日发布的报道登上热搜。

  市民能吃上便宜猪肉的背后,是整个行业正经历一个前所未有地难熬的“漫长的季节”。

  我们来看看历史上的主要几轮猪周期亏损表现:

  1

  2013年3月~2015年5月

  期间累计亏损15个月(行业平均,下同),最大月亏301元/头。

2eic4iblTAWEU7SswkEmWibDOlDZcjDgiaibwI0JXEKZvibl4jjZ5BkX9nwdibAw214ibYprHd9anSsibATh3MGHTp4FtZg.png

  2

  2018年3月~2019年2月

  期间累计亏损7个月,最大月亏318元/头。

2eic4iblTAWEU7SswkEmWibDOlDZcjDgiaibwfD3NR3HGUs8wxGYMnPruXlpWBjroDV80HcKV8R967libGp9xEt7Z5NQ.jpg

  3

  2021年6月~现在

  本轮猪周期(一轮涨跌周期)自2019年2月开始,历经数月暴涨后,于2021年6月拉开下行周期序幕,虽然在2022年有短暂的半年反弹,但整体仍在下行趋势中,期间已累计亏损约21个月(截至2023年11月27日),远超2013年3月~2015年5月这轮周期的15个月亏损,为有统计以来亏损时间最长猪周期;最大月亏高达559元/头,也是有统计以来月度亏损的最大值。

2eic4iblTAWEU7SswkEmWibDOlDZcjDgiaibwOAJbylYSGXd2tB4hJa3DlmmMwUon9vKTRmibZBXSBjrzicYacFYzryXw.jpg

数据来源:钢联数据

2eic4iblTAWEU7SswkEmWibDOlDZcjDgiaibw9Dc6NzGAyD5ibqob1uXQILibFFiaGgFCxIJT53shgibP16GRzBPZ3M46ng.jpg

  “压力山大,从未有过的困难。近三年都在亏损,2020年盈利,之后三年都在亏损。现在全年育猪一头,亏损就是200元。”成都旺江农牧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江腾涛无奈地向每经记者说,历史上没有哪次猪周期的亏损程度有这一次深,他现在的猪场规模只维持顶峰时期的三分之一,而2019年的年出栏曾超过3万头。

  而养猪场主杨华(化名),他却准备明年去打工了。

  11月1日下午,在安徽临泉县乡下的一处农户养殖场,杨华对每经记者说,2019年以来的几年时间里,他的养殖场生猪存栏量一直维持在120头左右。2022年年中,猪肉价格短期出现较大幅度上涨,他看好年底价格,在29元/公斤左右时“压栏惜售”,并二次育肥,导致年底降价时巨亏,这时出栏重量已在200公斤以上。

  “今年实在赌不起了,我从10月份就开始卖猪,现在大猪基本都卖完了,价格约6元/斤,但成本约7.8元/斤,相当于卖一头猪亏了近600元。”杨华分析称,他最担心的是非洲猪瘟,万一年底爆发,到时将血本无归。

  同样在临泉乡下的一家养猪场,场主李恒(化名)却在赌年底涨价,“虽然近段时间有非洲猪瘟,但还是想赌一下年底涨价,所以正在对生猪育肥,11月初存栏生猪重量每头有100多斤,年底(农历腊月底)能增重到270斤-280斤,预计到时一头猪能赚500元-600元,但如果现在卖,价格只有6.4元/斤-6.5元/斤,而成本在7元/斤左右。”李恒说道。

  2019年4月到2020年10月本轮猪周期(一轮涨跌周期)的顶峰阶段,养育一头猪要挣3000元,赚钱能力创历史新高,很多人生出了养猪暴富的“梦想”,做房地产的也想来养猪,彼时众多媒体报道了“超千家房企养猪”的盛况,万科、恒大、碧桂园均在其中;有龙头企业挥舞着钞票,“一言不合”开出年薪百万招“养猪倌”;还有想挣快钱的就去抢小猪,1500元/头,2000元/头统统都要。

  而目前这轮猪周期中,企业日子难熬。泰国首富谢氏家族旗下正大股份直接撤回A股IPO申请。江西前首富林印孙控制的正邦科技,已经因为巨亏变成“*ST正邦”……

  比拼资本与成本

  散户们慢慢离场

  本次“漫长的猪周期”,也是历史上罕见的让很多人看不懂、难判断的周期。

  最赚钱又最亏钱的“漫长猪周期”,少数人两头极端的暴富和血亏,以及行业整体平均亏损,构成历史上难得一见的橄榄型。它的“闯关难度”也是历史罕见,这一次让“养猪”巨头们都犯难了。

  即便养猪龙头如温氏股份,它都不知道怎么精准判断猪价。在一次路演活动中回答关于猪周期的问题时,温氏股份表示,2018年非洲猪瘟疫情对我国养猪业造成了较大的影响,行业和猪周期均发生了较大的变化。相比非洲猪瘟前,现在猪周期判断难度增大。

  各养猪大户对未来走势判断存在分歧。

  牧原股份首席财务官高曈也不纠结于周期的“变盘点”,他的观点是行业很难再恢复2019年、2020年的盛况,养猪进入低利润常态。

  11月1日,在安徽临泉拾分味道工厂餐厅大堂,天邦食品董事长张邦辉索性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忘掉所谓猪周期吧,“非洲猪瘟”的零散爆发已经将周期碎片化。

  张邦辉说,现在本来已经没有猪周期了,但非洲猪瘟扰动了规律;资本方面,非养猪人的投机行为加剧了猪价的不稳定,也人为制造了周期。

  “当前猪肉已经沦为投机工具,由于预测猪价要涨,所以市场上出现了重新买回生猪进行二次育肥的现象。”张邦辉给记者算了笔账:一头出栏肥猪110公斤,被人买回去养到年底有135公斤,而当前猪价不到14元/公斤,假设年底涨到34元/公斤,那么他们每头肥猪就能多卖500元左右。

  本轮“漫长猪周期”已经让中国的养猪生态发生深刻变化。温氏股份的总结是:“养猪行业竞争已演变为规模化企业间的竞争,主要是资本和成本两个‘本’的竞争。”

  砖头垒个房子、围个栅栏、木头组个料槽的古老养猪方式已经逐渐远去,迎来的是一座座赛博朋克式养猪场,任何手段和举措都能量化为两个“本”的数字。

2eic4iblTAWEX91Q3kjUkTdzQBG5HUUS7F4kHlbsPgHgedtIgNCweXr5AlUy91Y55ycxjX9Rc1zIK50SXIkRqbYw.jpg

牧原股份综合体项目每经记者胥帅摄

  河南首富、牧原股份的秦英林,要向每头猪要600元的“利润”。1994年出生,养猪行业最年轻的首席财务官高曈,与每经记者交流了牧原股份这600元利润的斤斤计“角”——饲料浪费17元/头,饲料内耗20元/头,5元/头环保投入,3.1元/头的疾病监测……

  在河南内乡县的牧原十七场,牧原股份首席法务官袁合宾指了指猪场房屋顶上的光伏发电板:“自建的光伏系统节省了养猪的用电成本。一头猪要75度电,自建光伏让一度电的成本降2毛2,一头猪的成本就下降十几元。”

  在牧原股份6层楼的猪舍里,有轨道巡检机器、地面巡检机器人、3D智能估重仪、智能声音采集器等高科技设备。牧原股份方面告诉每经记者,通过智能化设备代替人工,饲养人员减少三分之一;相较于传统模式28km平均运距,现在运输成本仅5元/吨,降低了30元/吨。

2eic4iblTAWEX91Q3kjUkTdzQBG5HUUS7F6lNfQJLdrvSiaHL4mX15EN0IA0Pb1IgnNA7sE8hBPic0AnLaqibqNJd4w.jpg

每经记者胥帅摄

  据天邦食品一位工作人员介绍,公司在广西的猪场,采购了大量的病毒防护设备,如空气净化机、饮水净化机等。

  大型猪企讲智能,小规模猪企也掏出真金白银投入。每经记者在临泉一家小养猪场门口看到,这里不仅有消毒柜、防护靴、橡胶手套等一系列防病毒装备,内部隐约可以看到通风换气和喷淋降温设备。

2eic4iblTAWEU7SswkEmWibDOlDZcjDgiaibw4uCtNe9NaGklXviau9yfMnUbqV8IpGbag9fqRXIicyx8h9rytaO288Cw.jpg

每经记者黄鑫磊摄

  养猪的恨不得把“大数据算法”“人工智能”“新能源”统统排上,恨不得掌控每一头猪每一秒的神情、声音、行为……每一秒的掌控,都是将不确定性变为确定性;每一秒的时间,等于养殖成本,等于金钱。

  用于养猪的资产越来越重,进入养猪的门槛就越来越高,“漫长的猪周期”让散户们慢慢地离开。

  据WIND数据,在2007年,退出养殖行业的规模养猪人有97%是49头规模以内。到了2021年,退出养殖行业的养猪人当中,有约6%来自3000头规模以内。据牧原股份2022年报,2022年我国生猪出栏量居前的十家企业合计出栏1.42亿头,占全国生猪总出栏量的份额为20.28%。

2eic4iblTAWEX91Q3kjUkTdzQBG5HUUS7FaZdFMWOAQ1icU1RZQVP8xvWwfaDN4dxJsbmict17PpggcYhvGgEOH1VQ.png2eic4iblTAWEX91Q3kjUkTdzQBG5HUUS7FVbukP4KHHic0gjV9d37iaJrm3N2PlwoDcH7tuW7wu5FAnfoTS7IibBZwA.png

  猪企负债率升高

  存栏生猪去化缓慢

  在“最漫长猪周期”熬成何种程度?还能熬多久?

  我们来看看大型规模化猪企的财务报表透露了什么样的信息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整理了10家上市猪企三季报数据,从资产负债率、净负债、现金流、生物性资产多个维度来观察今年以来的数字变化。总体来讲是“两增两减”:上市猪企资产负债率升高,净负债升高,现金流减少,生物性资产减少。

  首先是资产负债率。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,*ST 正邦资产负债率上升最多,从去年年末的148.41%上升至162.61%,其次是东瑞股份,由34.14%上升至47.82%。两大龙头牧原股份和温氏股份,资产负债率都上升至60%上下的关口。天邦食品和新五丰是两家资产负债率超过70%的猪企,前者从去年年报的79.61%增长至三季报的87.03%,后者反而是在下降。新希望的资产负债率则在三季报突破72.8%。综合来看,头部猪企和二三线猪企的资产负债率,处于一个较为敏感的位置。

2eic4iblTAWEX91Q3kjUkTdzQBG5HUUS7FyIxsGFu1w0bVlHNYOTWYwVxVicWTkxo7ltMyUojzTGS1RgGUuwPgOJg.png

  再看净债务,十家猪企去年底的净负债合计1695.6亿元,今年三季度则为1921.4亿元,增幅达到13.32%。这当中,东瑞股份、巨星农牧、牧原股份的净债务增幅排在前三,分别为130.19%、67.43%、49.80%。其中有一个特点,温氏股份、*ST正邦、天邦食品、新希望的净债务几乎没有增长,温氏股份甚至还同比减少了5.51%。若将债务视作资本金的补充,这能反映头部猪企在“最漫长猪周期”的保守态度。

2eic4iblTAWEX91Q3kjUkTdzQBG5HUUS7Fll9Lpkh1u6t8z3GLjmlWtvNBH0p5vjQgW5bMaRfXBT5aexCk44VsJA.png

  现金流量表当中的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,去年年报总体数字为380.5亿元,今年三季报则减少为341.7亿元,比去年全年减少10.2%。巨星农牧、牧原股份、神农集团三家企业的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降幅排在前三,分别为29.6%、25.87%、16.28%。从这一变化可以看出,猪周期的熬底过程,头部企业也难以避免亏现金流的状况。

2eic4iblTAWEX91Q3kjUkTdzQBG5HUUS7FSbmvicwqkljZa5KJjThcDw0iaqldISrKK1PeEL6WbCVForPlJM39mpjw.png

  总体的存货数据变化不大,去年年报为891.6亿元,三季报则为891.4亿元。消耗性生物资产包括仔猪、保育猪、育肥猪及其他,消耗性生物资产在存货中核算,这说明整体生猪存栏产能去化进展缓慢。

2eic4iblTAWEX91Q3kjUkTdzQBG5HUUS7FTgFohhngBCJm6pgsDD9ibF6gJIaptFT2Kp01licLu0NEsLvyYZCkjX4w.png

  最值得留意的是生产性生物资产指标,根据牧原股份2022年年报的解释,生产性生物资产包括:未成熟的种猪、成熟的种猪,种猪包括种公猪和种母猪。据去年年报,十家猪企生产性生物资产合计246.42亿元,今年三季报则为229.33亿元,同比减少6.94%。这说明在猪周期熬底过程中,生产性生物资产在减少,即种猪在减少。

2eic4iblTAWEX91Q3kjUkTdzQBG5HUUS7F7W7wYYCkx1p6F1btFyicfKJ2dkXDZXm4RI6Mmjgtz3iazuiaYoly8rzhA.png

  淘汰母猪价格异动

  触亮猪周期信号灯

  最近,“最漫长猪周期”出现了一个信号——淘汰母猪价格出现大跌。

  据卓创资讯监测数据,淘汰母猪均价于10月22日发生异动,从前一周的9.45元/公斤跌至当周的7.34元/公斤,周环比下降幅度高达22.31%。

  中国市场淘汰母猪周度出栏价

2eic4iblTAWEX91Q3kjUkTdzQBG5HUUS7Fl1JAQvgcibTYoHEzicVtoTI65xib5hjiadfCqIls3u63Zel1OOFNj5gpMg.jpg

数据来源:卓创资讯

  比对上海钢联的数据,7.34元/公斤这一价格,在2022年三季度以来淘汰母猪的价格低位区间。

2eic4iblTAWEX91Q3kjUkTdzQBG5HUUS7FBicavJiaS9qJhLsEicXYZ6AT9B2eqjEMo3ibkZP95euMxZRZETyUNnX97A.png

  11月初淘汰母猪价格周环比虽略有反弹,但同比去年11月此时价格,同比降幅高达54.22%,且今年下半年以来已经历多轮下跌,已从8月的每斤12元之上跌至现在的9元左右。无论是因为疾病,或是散户去化影响,这一价格的异动触碰到市场人士的某种本能直觉。

2eic4iblTAWEU7SswkEmWibDOlDZcjDgiaibwwOP3kicd7fBiaiaXLOfz13iaGVlU6GHSdPSibBfteePlCHmx7EZAcbU56dA.jpg

  能繁母猪去化速度一直是猪周期投资的重要观察指标,今年以来,能繁母猪存栏量就处于每月环比下滑态势。牧原股份有关人士向记者解释,淘汰母猪价格走低说明卖母猪的多,母猪影响的是10个月后的周期,“现在减少母猪,对应减少的产能是明年8月、9月。”

  10月23日,国新办就2023年前三季度农业农村经济运行情况举行发布会,农业农村部总农艺师、发展规划司司长曾衍德介绍,截至9月末,全国能繁母猪存栏量达4240万头,而在此前2022年底,全国能繁殖母猪存栏量达4390万头。

  另外,根据上海钢联数据,自2022年12月以来,中小散养户能繁母猪存栏去化速度更快,保持着每月环比下降3%的降速。

2eic4iblTAWEX91Q3kjUkTdzQBG5HUUS7FOzLAb06N12TqFEibuwxfbtfruvRaWOHegVYb76VOcCy4nUtythjW7sQ.png

  然而,信号产生不等于猪价上涨,“最漫长猪周期”的复杂性在于价涨后仍难以预判后市。

  “能繁母猪淘汰是很重要的猪周期信号。”牧原股份董秘秦军告诉每经记者,淘汰母猪的价格偏低与最近的疫情有关,历史上来看,是底部信号之一,“猪周期的历史上,大家总结了一些规律,但规律是不断变化的,不能通过一些表面的信号去判定。”

  猪周期指标是综合判断,商品猪价格低(去现金流)、仔猪价格低(补栏意愿)也是两大指标。具体到猪场,生猪产量取决于PSY(母猪年产胎次×母猪平均窝产活仔数×哺乳仔猪成活率),影响PSY的主要有基因、配种、疫苗、能繁母猪健康等原因。

  张邦辉表示,其实要关心的并不是能繁母猪存栏量,而是中国人一年吃多少肉。当猪肉价格上升的时候,都想着把猪养大一些再卖,而一旦继续育肥,就会发现市场上实际不需要那么多猪了,这个道理很简单,却在一些猪企中很难执行。

  以二次育肥猪为例,2022年,我国猪肉产量5541万吨,同比增长4.6%,位居世界第一。[1]假设杀的是110公斤的猪,按照90%左右的出肉率,生猪屠宰量将达到5.6亿头,假设杀的是135公斤的猪,则生猪屠宰量将降至4.5亿头,足足减少了1.1亿头猪。

  “能繁母猪平均产仔15头/年,按照上面的4.5亿头生猪屠宰量,只需要3000万头能繁母猪。”张邦辉说道。

  那么,谁来负责减产能?

  记者手记 | 谁又愿意减产让出份额呢?

  最近,猪肉价格突然下降,引发了一场关于猪价走势和猪周期的讨论。

  大部分猪企都没有想到,这一轮猪周期会那么长,亏损会突如其来,赚钱如抽丝剥茧,因为很多人都在2022年年中时认为周期已经近乎结束或者趋于平滑,而直到当下,猪肉价格仍出现了大幅波动。

 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,养猪人尤其是散养户,对未来几个月的生猪市场是非常纠结的,一方面觉得临近年关,猪肉需求和猪价会上涨,想搏一搏,因为前几年都有亏损,今年前几个月又投入了不少。

  另一方面,天气变冷,疫病加剧,平原地区的散养户有着对非洲猪瘟爆发的不好回忆,所以想着赶紧“清仓”,因为一旦感染,就意味着血本无归,不过,就算现在卖,他们依旧要亏几百元一头。

  而对于大厂,他们纠结的是要不要继续扩产。牧原股份行动很坚决,用楼房来养猪,新希望则建议对养猪大户实施准入……但天邦食品董事长张邦辉认为,二次育肥已经折抵了新增需求,甚至能繁母猪也只需要3000万头,现在却有4240万头。

  在这个生猪规模化养殖比例不断扩大的当下,谁又愿意减产,拱手让出份额呢?





Powered by 在线股票配资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